幻紫长安

来一发墙宣,新的墙墙哦

这里是一个新墙墙,爱嘿嘿嘿(〃'▽'〃)

你们在玩剑三PVP的时候,有没有遇到不会连招的问题?不知道该放什么样的技能来应对场上的状况?在下副本时如何更快更好的刷本?在战场打完之后有没有想吐槽的对象却没有地方发泄?玩基三的小白朋友们在还不了解门派时不知道技能该如何套用?

没有关系!!!现在这一切的一切都由我这个新墙墙来完成,大家可以下单提问,可以下单发教程,可以来吐槽自己的队友战友(千万别撕逼,吐槽可以哟)请大家不要大意的来我的怀抱吧!!!!

这里是门牌号哦:3465512407
这里是门牌号哦:3465512407
这里是门牌号哦:3465512407
大家不要犹豫的戳进来吧,墙墙期待你们的到来ヾ(≧∇≦*)ゝ

谢谢你们的支持!!!!

找到了以前临摹的卡路迪亚,是冥王神话里的,外边总觉得白色背景太单调就用铅笔给涂了。
(〃'▽'〃) 我木有学过素描,因此外面看起来乱糟糟的,但那个只是背景哦( • ̀ω•́ )✧哦对了,其实他还没有完成,我觉得太麻烦就画成这样了=_=

没事写写小段子神展开神结尾脑洞巨大三观有点别扭慎点!!!!



守株待兔引发的一场悲剧(喜剧?)

我是一只兔子,就喜欢到处跑,因为我的后腿强壮有利还长,没错,就是长。我的一双后腿不知迷倒了多少只情窦初开的小母兔,每当我跑起来她们就会把眼变成桃心看着我,崇拜着我,因此,我更爱奔跑。

有一天我在草丛里跑啊跑啊,享受着奔跑时的兴奋与喜悦,然而我并没有享受太久,因为made为什么草丛里会蹦出一个树墩子啊,太不符合常理了吧,这是草原!草原!!草原!!!但是没有办法,很不幸的因为速度过快我被撞晕了。本以为我一会缓过劲来就可以跑回家趴在床上好好休息一下,但在这时我看到了一个人,一个穿长袍的人。。。看见我以后把我拎起来了。。。

你大爷的放我下来!!!!我用仅剩的力气挣扎起来,那人或许是没想到我还有力气,被吓了一跳。我趁着这个时间狠狠的向他的脸踢了一脚,然后挣脱了他的手落到地上,头也不回的就跑了。该死的人类,下回再让本大爷碰到小心我踢死你!!!!

结果有一天,真的又碰到了,我又撞在了树墩子上。我已经不想再问为什么草丛上会有树墩子这种幼稚的问题了,但你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那个该死的人类会出现在我每个撞到的树墩子前?或许是上回的经历让他怕了,所以他在拿树棍捅我。。。捅我!!!!该死的快把树棍拿开啊啊啊。可是我无力挣扎,因为这会比上回撞得狠。

他见我没什么反应,于是把我抱回了家。我不知道是不是他脑子有泡还是怎么的,竟然嫌我太脏要给我洗澡!!!你见过给兔子洗澡的么!!!该死的你把我抱到你家我还没说什么,但是洗澡就是不行!!!我用我恢复的一点力气挣扎起来,但他还是死死的抱着我。最后的结果就是我被扔到了木盆里被洗了个遍。

很不幸的我在洗完澡后着凉了,开始拉肚子。那人看起来很慌张的样子,脸上带着小孩子犯错的那种表情,这是我头一回仔细的看他的脸,好精致的五官。淡茶的眼睛里透露出了着急关怀的情感。皮肤真好。我很不幸的越看越入迷,然后脸红了。好吧我承认兔子不会脸红的,但是我感觉到我的脸颊发热,耳朵也变得烫烫的。他发现了我的变化,用手抚摸着我。我刚发现他的手好细腻,他家里好像就他一个人,但他的手完全不像干粗活的人的手那样粗糙。他一边抚摸我一边说到:“耳朵都红了,是不是太难受?”低沉的男声传入我的耳中我微微的动了一下,抬眼看到了他的脖子,这时他说:“你要快点好起来啊。”他的喉结上下动了动,好听的声音再次穿出,我听入迷了。我觉得我可能到了发情期,要不然怎么这么热?

第二天他从外面带了一个纸包回来,说是给我带的药,治拉肚子的。我正难受也没什么大的反应,他摸了摸我就去厨房捣鼓去了。过了一会,一股难闻的药味传来我的本能告诉我能传出这个味道的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果然,在我正胡思乱想的时候他端了一碗黑糊糊的液体过来,难闻的味道正从碗里传出来。我吓得往后缩了缩,你妹啊你别抱我!!!!我靠那什么玩意我死都不会喝!!!!妈滴你让那东西离我远点!!!!我又开始挣扎起来,他停下喂我喝药的动作,轻声说道:“乖,喝了这个就会好起来。”说罢用嘴唇轻轻的亲了我的耳朵。我又耳朵红了,温润的气息吹在我的面颊上,我这个角度能看见他精致的脖子和锁骨,脖子上的喉结微微的动了动,传出了一个好听的音节:“来。”我停止了挣扎,忍着异味把那所谓的药喝了下去。就为了你说的让我赶紧好起来,老子拼了!!!

没想到我的拉肚子还真好了,也不知道那奇怪的药是什么鬼那么的管用,总之就是好了。他也非常开心,为我准备了胡萝卜大餐。我在他的床上占有一席之地,他睡觉的时候我就窝在他的脑袋旁边,他的侧颜好帅。。。我不知不觉就蹭到了他的脸的旁边,用头蹭了蹭他的脸颊,他好像感觉到了,扭过头来亲了亲我,我再一次耳朵红了。

我和他的生活就这样神展开了,每天和他打打闹闹的他也不生气,总是笑着把我抱起来拍我的头,有时候还会揪揪我的耳朵,但他最多的动作是亲我的额头,我每天都是处于红着耳朵的状态,他好像也知道了我红着耳朵就代表我害羞了,于是每天都会让我害羞。

又是一天夜晚,我窝在他的脸庞,轻轻的亲上了他的鼻子。一直这样下去多好,但是你记住以后别再给兔子洗澡了,兔拉肚子伤不起啊!!!




谢谢大家(〃'▽'〃) 这也说不上是小段子但还是这么写标签了,别打我(,,•́ . •̀,,)要打也别打脸(๑•̀ω•́๑)因为脑洞巨大且剧情不是很完善加上文笔不太好所以我只有一个请求,想打我的话别打脸o( ̄▽ ̄)d good

伞修 脑洞巨大但还是写了

看到无极解散后伍晨投奔兴欣有感而发开了个脑洞文笔不好请见谅(இωஇ )


叶修做了一个梦,很奇怪的梦,因为梦里苏沐秋站在他面前向他挥手。

“沐秋?你。。。。”叶修诧异的看着苏沐秋“你不是。。。”

苏沐秋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怎么?你啥时候变成这样了?婆婆妈妈的。”

叶修稍稍愣神了一下,随后微笑了一下:“哥可不会婆婆妈妈。”说完后顺手点了一根烟,抽了一口。

苏沐秋看着眼前的人点上烟,静静地抽着。察觉到了叶修眼角的疲惫,苏沐秋轻声问道:“最近,很累吗?”

“呵,还好,不算太累。”叶修吐出嘴里的烟回答。

苏沐秋笑了:“哈哈,你过来,我给你看个东西。”说罢拿出了一个小盒子,递到了叶修面前。

“什么东西这么神秘,别藏着掖着了,有话快说!”叶修嘴上说着脚底下却是慢悠悠的走了过去,拿过盒子后打开一看,静静地愣在那没了动静。

盒子里有两张账号卡和两个用石头刻成的印章。一张卡叫君莫笑,另一张叫秋木苏,印章上一个刻着兴欣的名字,另一个刻着兴欣的队徽。

叶修就在那怔怔的看着,苏沐秋在旁边看着这个已经愣住的人,突然说了一句:“你们,要加油啊。”

叶修突然回神,抬眼看着眼前的人,急着反驳道:“不是你们,是我们一起。”结果一着急,烟没有叼主,掉到腿上烫了叶修一下。他发现苏沐秋的身影在变淡,再理他越来越远。

“沐秋。。。”叶修往那人的方向敢去,就在这时他听到了那个变淡的人影说的一句话,突然,叶修就醒了。

叶修爬起来,看见了搭在椅背上的兴欣队服和桌子上的账号卡。他走过去轻抚着衣服上的队徽,随后攥紧了君莫笑的账号卡。

苏沐秋给叶修的最后一句话,萦绕在叶修耳旁:“辛苦了,冠军,要拿到手啊。”

“放心,冠军是我们的。”





秋木苏神枪手永存于我们心间。